影视影评

当前位置:金沙js333备用地址 > 影视影评 > 在这里诞生,观察类综艺走俏

在这里诞生,观察类综艺走俏

来源:http://www.nn4du.com 作者:金沙js333备用地址 时间:2020-03-29 01:21

盘点2018年的综艺市场,观察类综艺是不得不提的亮点。《心动的信号》《我家那小子》《妻子的浪漫旅行》《亲爱的客栈》等几款节目,其市场表现几乎和竞技类、选秀类综艺平分秋色。《我家那小子》的姊妹篇《我家那闺女》2019年初在湖南卫视的首播,让市场对观察类综艺信心大增,几大卫视、平台纷纷引进同类新品。

2019年春节档,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凭借硬核科幻题材、良好市场口碑和一流的视觉特效登顶春节档票房冠军,被纽约时报誉为中国电影工业黎明新开端。目前,《流浪地球》票房已经超越《红海行动》,成为仅次于《战狼2》的现象级大片。

完成前期概念设计和故事板视觉草图工作近两年后,《流浪地球》概念艺术总监张勃在电影院看了《流浪地球》的完整呈现。最让他感动的一个镜头是,刘培强最后开着飞船撞向木星的时候,飘出的眼泪因为失重在空中划出的凄美弧线,这既符合物理原理,又深深切中了中国观众的情感。

  不少人预测,2019年很可能成为观察类综艺大爆发的一年。但一路顺风顺水的同时,观察类节目自身的弱点也被进一步放大题材撞车、类型跟风的苗头也悄然浮现。这个在中国尚属年轻的综艺品类要想真正成为下一个综艺风口,还需弃绝盲目跟风,走出一条自己的新路。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春节档两大热门科幻电影,《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都曾在青岛灵山湾影视文化产业区置景拍摄。2月18日,记者专程赴电影拍摄地青岛西海岸新区灵山湾影视文化产业区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进行了采访,揭秘科幻电影拍摄背后的故事。

这是我们前期并没有考虑到的细节,可以看出导演和后期团队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臻于完美的打磨过程。张勃说。

市场回归理性,催生综艺新品类

每一个环节,都精雕细琢展现工匠精神

2019年春节,科幻大片《流浪地球》为低迷已久的内地影视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观察类综艺的观察二字,顾名思义,就是对某种情境下的某个对象由感知到认知的过程。当这个学术范儿的词语遇上充满欢乐气息的综艺,一些有意思的化学反应就产生了。嘉宾,不再是纯粹的嘉宾,反而具有了某种社会样本的意味;观众,也不再是纯粹的观众,而是由被动的接受者转化为主动参与、讨论的研究人员。

  《流浪地球》的拍摄,历经了15个月的设计、绘制、规划和搭建工作,使用了8座摄影棚,置景车间共加工制作了1万多件道具,置景延展面积近10万平方米,相当于14个足球场,其中运载车、地下城、空间站等都是实景搭建,精心呈现出中国首部硬科幻电影的高水准。

虽然过去的10年里,中国电影市场迎来了高速增长,年票房从43亿飙升到600亿,但电影工业的发展水平却和好莱坞存在较大的差距。每年宣传的超级大片,最终多数以五毛特效、垃圾剧情、尴尬演技等较负面影评告终。

  观察类综艺在我国的落地生根,固然受到国外节目模式的影响,但更多的是内需召唤。在制片人何弦看来:观众厌倦了扎堆的选秀和户外竞技,厌倦了快节奏,厌倦了无止境的秀,这种口味的反叛,为节奏适中、风格自然、以新鲜感和共鸣感为主打的观察类综艺提供了萌发的契机。

  《流浪地球》是2017年在青岛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开机拍摄的,置景量和规模是我从业这么多年极少遇到的。看过这部影片的观众都知道,电影里面所有的景、所有的车都是超大的,不同于现实生活的场景。搭景过程中,大家费尽心思想了各种办法。《流浪地球》执行制片王鸿说。

且在历年票房排行前20的电影中,动作和喜剧电影居多,而科幻、魔幻等重工业产品却极为少见。

  当综艺市场开始呼唤真实和自然时,许多综艺就已经自然产生了观察的意味。嘉宾被放置在一个远离人为干扰,或至少标榜为远离干扰的环境中,摄像机全方位、多角度纪实跟拍他们的生活状态和社交圈子;而观众负责发掘这些视频素材里的意义,或观照自我,或激发憧憬。以《我家那小子》《心动的信号》《妻子的浪漫旅行》等为代表的观察类综艺,基本确立演播室+户外的双层叙事结构,在此基础上,今年推出的《我家那闺女》又稍有突破,嘉宾人设不再是单一的演员,而拓展到了主持人和运动员,对不同职业生活的探索增添了节目的新鲜感,透过人物经历和各自原生家庭的探讨,维度也更加多元。在社交、婚恋、健康之外,开始试图触及网络暴力、女性职场等更丰富的社会议题,这种深化和多元化让观众更加期待观察类综艺的未来发展。

  作为片中核心场景的太空舱备受关注,电影中精密的仪器和设备,不论从视觉还是质感都呈现出真实的效果。王鸿说:搭建太空舱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在2号摄影棚搭建太空舱前,国内置景师很少甚至从来没有搭建过太空舱这个场景,于是团队把曾经给宁浩导演搭建过的小太空舱带到影视产业园。后来发现小太空舱不能满足电影拍摄需求,于是我们重新设计搭建了大型太空舱。从2017年2月22日开始设计搭建,历时近两个月,影视产业园2号摄影棚中诞生了电影中精致的太空舱。

2015年,随着《三体》荣获国际科幻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国内掀起一股科幻文学影视改编的热潮,科幻作品版权一时间被争抢殆尽,很多影视公司加入到开发科幻电影的阵容中。但随着电影版《三体》折戟,很多官宣的项目也没了声音,科幻元年迟迟未能到来。

  对此,文化评论人何天平认为:观察类节目从兴起到蓬勃发展,显然需要在内涵和外延上做双向拓展,不能仅停留在某一种情感关系的观察之中。除了爱情之外,亲情、友情也都是很好的观察对象,各种职业的涉猎也让这份观察更具备了社会学意义上的参照作用。在这一点上,从去年的《我家那小子》到今年的《我家那闺女》,都展现了具有借鉴意义的创新探索。

  电影开篇的整个地下城的长镜头,围绕着倒长的大树,周边是热闹非凡的书店、小吃店,舞龙、彩灯、广场上络绎不绝的人群这组镜头是在影视产业园20号摄影棚中完成拍摄的,20号影棚占地6000平方米,我们只搭了一个地下城,规模由此可见。地下城场景精雕细琢非常逼真,就连宇航员宿舍床边的道具细节都不放过。王鸿介绍,电影中大量的雪景也是在20号摄影棚拍摄的,漫天的飞雪是来自英国的阻燃、可降解的纸雪,电影中的场景由塑料雪、雪沙等共同完成,实景展现冰天雪地。

直到《流浪地球》出现,这部被粉丝们称作小破球的项目在经历长达四年的制作后与观众见面,一周内拿下20亿票房,在预售排名第四的情况下,逆袭成为春节档冠军。据在线票务平台猫眼估算,《流浪地球》最终票房或超过50亿,创造《战狼2》之后的又一票房神话。

前景大好,但需警惕跟风与盲从

  《流浪地球》中出现最多的服装是宇航服和外骨骼装甲,除了形象逼真的宇航服,外骨骼装甲邀请了好莱坞顶级特效公司WETA制作,但重量依旧难以控制。由于外骨骼太沉,动作无法伸展,演员的每次表演都是在挑战极限。于是,在影视产业园附属用房中,龙门架应运而生,这些架子负责将外骨骼挂起,分担重量。

《流浪地球》上映后,导演郭帆和制片人龚格尔在采访中多次表示,影片拍摄过程中面临着很多困难,多次几近夭折。但能够成功完成,又有诸多幸运的因素,比如参与其中的团队在最困难的情况下也用专业态度保证了最后电影的品质。

  2019年湖南卫视的《我家那闺女》打响了新年观察类综艺第一炮开门红,《恋梦空间》便紧随其后;江苏卫视的孝道明星体验真人秀《最美的时光》和90后社交观察类真人秀《美好的遇见》即将登场;东方卫视接连推出《我们家雪屋》《好先生进化论》和《我家有女初长成》,聚焦家庭关系与情感探讨;还有腾讯视频的《女儿们的男朋友》,芒果TV的《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二季、《婆婆和妈妈》《女儿们的恋爱》等网络综艺节目也已提上日程。

  剧组耗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制作这些装备,导演更是亲自上阵测试道具,调整细节。王鸿表示,拍摄《流浪地球》应用了大量的特效,所以需要依靠特效与道具搭建间的良好衔接,用工业化拍摄手法将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工种都完美组合在一起,是每个环节的共同努力创造出了《流浪地球》。

很多主创最早是被导演的想法吸引过来的,对科幻电影有情怀。剧组预算有限,我们整个参与过程中都是成本价格,只能说做到不亏本。《流浪地球》视效负责人,More VFX创始人蔡猛提到。

  何天平强调:密集的制作和播出、扎堆的题材和内容,让人担心观察类综艺会不会步选秀类、竞技类综艺的后尘,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就目前公布的片单来看,2019年观察类综艺的观察点仍然停留在家庭关系上。虽然从家庭关系能够延伸出代际沟通、社交、婚恋、职场等诸多支线,也能从一定侧面勾勒出当代青年精神图集、反映社会生活热点议题,但切入口毕竟太窄,有时难免话题重复、累赘。同时,视角和样本类型的局限性也限制了现有观察类节目在某些社会议题探讨上的深度。例如,节目引入的空巢青年这一概念,的确是当代部分独居青年精神图景的生动写照,但已经有网友指出,独居只是一种生活状态,未必就等同于悲惨,节目的探讨视角过于绝对和单一。还有网友表示,在他人身上看到同样的焦虑的确会引发共情,但共情之后,压力仍是无处宣泄,甚至可能因为看到更多的同类而成倍堆积。

青岛灵山湾,中国工业电影的新方向

为了在并不宽裕的预算中完成制作,剧组把钱花在刀刃上,所有演员的片酬加总不过数百万,不到总预算的10%。拍摄期间,剧组经常连续工作30小时以上,拍摄现场靠倒计时把准备时间调整到最短;90%以上的视效镜头,预期一年半完成最后花费了10个多月,其中又有80%是由中方视效公司完成,大多数参与方只拿到了成本价格。

  除了话题和视角的局限之外,创新不足也是阻碍当下观察类节目发展的绊脚石。已经播出和即将接档的观察类综艺,在本土和海外、同品类和不同品类的综艺节目里似乎都能找到可对应的标杆。芒果TV的《女儿们的恋爱》和腾讯视频的《女儿们的男朋友》,不仅题材撞车,两档节目的模式也可能与韩国综艺《我女儿的男朋友》大同小异。在文化学者周逵看来:节目同质化曾经让选秀和竞技综艺品类元气大伤,作为综艺新秀,观察类综艺有必要引以为戒,不跟风、不盲从,扎扎实实做好创新。

  《流浪地球》的导演郭帆曾说,为了寻找影片中未来世界的科幻感,才把拍摄地定在了青岛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

而整部电影生产环节涉及了3000张设计图、10000件道具制作、100000延展平米实景搭建,还有数量相当的单件成本超45万元的防护服和德国制造的、可以实地运行的运输车。

寻求更大发展空间,内容和品质缺一不可

  毫不夸张地说,青岛灵山湾影视文化产业区具有超强的影视制作设施、一体化的影视服务体系和与国际接轨的优惠影视政策。青岛灵山湾影视局副局长赵芳说,目前,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区已经建成40个世界顶级摄影棚,配套32个置景车间,拥有世界最大的1万平方米单体摄影棚,世界唯一的室内外合一水下影棚。除了国际标准的摄影棚,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还拥有顶级的后期服务配套,提供音效、视效、剪辑、调色等多方面全流程后期制作服务。

在工业化没有完全实现之前,郭帆的通关秘籍是一个扎实的创意和剧本,以及打动观众的能力,郭帆甚至在采访中感叹,还好我们是人情社会。

  尽管业内普遍看好观察类综艺在2019年的表现,但要想充分发挥自身潜力,把握市场红利期,这一综艺新品类还需回归对内容和品质的关注。

  青岛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电影之都,作为新崛起的影视产业基地,青岛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的定位一直非常清晰:电影工业化生产、全产业链配套。目前,国内绝大多数影视基地都是以外景地+影视旅游模式为主,明确以工业电影基地定位的基地非常稀缺,而东方影都是目前国内规划最超前、标准最高的工业电影基地,在中国电影工业快速崛起的大背景下,这种差异化优势格外明显。

科幻评论家、未来事务管理局合伙人李兆欣认为,《流浪地球》最大的价值是硬磕最难的路,挑战对电影工业水平要求最高的灾难主题科幻片。

  在周逵看来,未来,对观众的垂直细分已成为必然,美食、音乐、职业、社会身份等更多元素可能会被吸纳进观察类综艺。元素的丰富不只意味着内容的延展,更意味着综艺与社会热点以及观众内心世界可建立的连接点将大大增加。也有许多制作人认为,职业将成为观察类综艺的下一个内容风口。《我家那闺女》已经开始在这方面试水。在《我家那小子》中,观众对四个男青年的职业可能还停留在模糊的明星名人概念上,但在《我家那闺女》中,职业的特性被更加鲜明地凸显出来:主持人、游泳运动员、演员、退役的蹦床运动员,鲜明的职业特性带来全新的信息量,也让几位嘉宾的人设不再浮于空中,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如何实现自我价值,如何摆脱偏见,如何面对压力嘉宾们多元的职业身份提供了更丰富、更有说服力的范本,也让围绕女性在社会生活中自我定位的探讨更加深入和全面。何天平对记者说:可以预见未来,观察样本的类型还将扩大,可能会有全新的职业进入视野,也可能会围绕某一种职业揭露其不为人知的一面,相信新的人物类型和人物身份带来的是更广阔的议题和更深入的讨论。

  近两年来,青岛还相继出台相关政策,为青岛打造世界级影视高地不断注入新能量。《关于促进影视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里提出,设立连续5年、每年10亿元的影视产业发展专项基金,对在影视文化产业区内完成主要拍摄制作的优秀影视作品,最高给予制作成本40%的补贴。

然而,实现电影工业化没有捷径。

  当然,内容升级只是自我革新的第一步。观察类综艺与其他综艺品类的不同之处正在于观察二字带有的社会研究属性,因此要想真正成长为有品质、有灵魂的综艺品类,还需充分挖掘观察的作用和意义。

  融创文化集团总裁孙喆一表示,科幻电影是大众比较喜欢的题材之一,《流浪地球》的大热对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来说是一个机会,随着越来越多的剧组进入园区,通过一部部影片拍摄的积累,中国工业化电影的产业链才能逐渐完善起来。

感觉2-3年内都不会再出现像《流浪地球》这样科幻项目了。蔡猛提到,他认为要实现科幻元年,还将经过更多的试错,也需要一个更加成熟的工业体系作为支撑。

  观察不是窥私,更不是猎奇,它不是为了满足私欲,而是为了充盈思想和心灵。因此观察类综艺不应该仅仅是为了刺探他人生活甚至介入他人人生,也不应该将目标仅仅定格在情感层面的共鸣上,而应该通过观察让观众意识到世界的多元性。中国传媒大学文科科研处副研究员邓文卿对记者说。

  据悉,除了热映的《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环太平洋2》《一出好戏》等大制作影片也从东方影都影视产业园走上国内外大银幕;《特警队》《刺杀小说家》等剧组已经杀青,华语电影史上投资规模最大的《封神三部曲》正在这里紧张地拍摄制作中;2019年,《太空2049》《天星术》《神雕》等影片将在这里拍摄。

打造下一个漫威,是很多影视公司打出的口号,但很多迷信大IP的公司在改编后却生产出无人问津的作品;赶超维塔、工业光魔也是很多视效公司的愿景,但至今,国内没有出现一家以视效技术为主核心的中等以上体量的公司,疲于为项目打工,为剧组收拾残局,还是这类行业公司的生存常态。

  没有过分的环节设定,也没有夸张的剧情转折,观察类节目如何才能突破自我?唯有对品质的坚守和对内容的创新,才能让每一个接地气的生活场面成为一面镜子,让每一位观众都能在节目里看到自己,或者看到自己想成为的样子。

工业化未上马,科幻元年这颗子弹,还要再飞一会。

一场硬磕的胜利

这部电影,在整个春节档中(成本)属于中等体量。郭帆提到。虽然片方没有公开最后的成本,但据外媒报道,《流浪地球》的投入成本在4.2亿人民币左右,而同等体量的欧美科幻大片,如《星际穿越》、《银河护卫队》等,平均投入在10到20亿元不等,远高于《流浪地球》。

郭帆是一个科幻迷,初入行不久曾经拍摄了一部并不成熟的《李献计历险记》,融入了科幻的思维。2014年,他执导的《同桌的你》上映后反响热烈,很多青春题材电影找上门来,但他都推掉了。当他把拍科幻的想法和片方提出后,却一次次地遭到拒绝。

科幻电影给人的印象是大体量,高投入,而郭帆此前并没有操作大成本商业类型电影的经历。

本文由金沙js333备用地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在这里诞生,观察类综艺走俏

关键词: